■警方將曼德拉三個子女的遺骸遷回庫努。
■格拉薩(左)希望能彌合家族裂縫,但實際上她和溫妮相處也難融洽。
■曼德拉生前與孫女、曾孫女的合影。
  Mandla Mandela
  門德拉·曼德拉年齡:39歲
  家族身份:曼德拉最年長的男孫
  社會地位:姆維佐部落的酋長、非國大議員
  納爾遜·曼德拉下葬次日,南非迎來了他傾盡畢生努力終究等來的成果——種族和解日。然而,這位反種族歧視鬥士自家的和解卻似乎是個遙遙無期的目標,在他病危、下葬以及如今屍骨未寒之際,他的子孫們都不曾停止爭搶曼德拉之名衍生的巨額資產的戰爭。
  南非人對曼德拉的敬重與愛戴並未延續到他一幫後人上,一來大概是南非人並無“老子英雄兒好漢”的概念,二則是因為,曼德拉家的子孫多年來在爭名奪利上的表現,實在是太難看了。
  故事
  “家鬥不是簡單的“一房”PK“二房”,火力時有交叉
  南非人都知道兩個“曼德拉家庭”。
  一個是曼德拉與已故髮妻伊芙琳·梅斯所生的四個子女(1女兒在世)以及他們的後代組成的,另一個是曼德拉第二任妻子溫妮以及他們所生的兩個女兒和孫輩組成的。曼德拉的第三任婚姻沒有生育子女。
  除了上述3個女兒,曼德拉還有4名繼子女,孫兒女共有17人,重孫目前有14人,還有至少兩名女子對媒體聲稱她們是曼德拉的私生女……
  這兩個家庭並不是簡單的“一房”PK“二房”的敵我關係,火力還時有交叉,令人目不暇接。雖然家人數量不少,但有實力一爭高下的,還是長女馬卡茲維與嫡孫門德拉。其他人縱有心亦無力,除了乘亂分杯羹,就是選擇一派靠攏。
  在一團亂麻的曼德拉家爭利中,嫡孫是最活躍的角色
  近年令世人吃驚的曼家子孫不肖表現,莫過於曼德拉的第一個男孫——門德拉的掘墳事件。
  現年39歲的門德拉是曼德拉與髮妻伊芙琳的次子所生,在繼承傳統重男輕女的南非,門德拉雖非曼德拉長子(這個長子只生了兩女兒)所出,卻也是名副其實的頭號嫡孫。在一團亂麻的曼家爭利案中,“根正苗紅”的門德拉是最為活躍的角色。
  2011年,門德拉就把自己已故親爹、姑姑和大伯,也就是曼德拉與伊芙琳所生四個子女中已故的三位的遺骸,從他們在庫努的墓園中掘出,轉移至40公里以外、他自己的村莊姆維佐。
  曼德拉很早以前就透露,他想要被安葬在自己成長之地庫努村。門德拉知道,爺爺想被埋葬在自己的孩子們身邊。他不惜擅自遷移親人骨殖,就是希望曼德拉會改為考慮安息在姆維佐。在姆維佐,門德拉已經投巨資建造了一座游客中心,而只有曼德拉的安息地才是客似雲來的根本保證。
  掘墳一舉在南非文化中,並沒有中國傳統文化看得那麼嚴重。然而門德拉此舉,也已足夠丟人。經過長達兩年的對簿公堂,今年年中,他的三位已故子女的骨骸再次從姆維佐村掘出,送回庫努重新安葬。
  長女賣酒、孫女上演真人秀,掛的都是曼德拉之名
  門德拉當然不是唯一挖空心思利用曼德拉的名字賺錢的曼家子孫。門德拉的親姑姑,曼德拉與伊芙琳唯一在世的女兒馬卡茲維,在2009年就推出一個名叫“曼德拉家窖”(Houseof Mandela)的紅酒品牌。
  為抵制“曼德拉家窖”,溫妮不惜率自己的子女拒絕出席曼德拉的90歲壽宴。
  然而,溫妮自己兩個勇闖演藝圈的孫女扎馬斯瓦茲和扎茲微·德拉米尼搞出一個叫“漫漫自由路”的時尚品牌(沒錯,那是曼德拉那本全球暢銷的自傳的書名……)時,她倒是沒說什麼。這對時尚姐妹變本加厲,今年還出演了一個叫《我姓曼德拉》的美國真人秀,併在這一真人秀里大談自己的生活是多麼地“有錢又有閑”。
  激化
  真正讓人眼紅的是族長的位置
  掘墳、賣酒、真人秀,這些還只是爭鬥的細節,真正讓這些子孫眼紅的是——曼德拉家族族長的位置。誰能成為曼家族長,誰就掌握了聚寶盆的鑰匙。
  於是,現任族長門德拉便成了眾矢之的。曼德拉先祖所在的騰布王朝發言人宣佈,曼德拉六年前在舉薦門德拉成為姆維佐酋長時知會他們,門德拉會是以後的族長。但騰布王朝也有人並不認可,認為門德拉的母親未曾正式下嫁其父是其繼承權正統性的硬傷。
  恩迪莉卡是曼德拉的長孫女,她在多個場合不斷強調自己作為曼德拉家“第一孫”的身份——她是曼德拉已故長子的長女。她感嘆,爺爺是“家族粘合劑”,“一旦爺爺不在,不敢想象會發生什麼事”。其實也沒出什麼事。就是門德拉守靈三天后回來,發現自己被鎖在了曼德拉家位於庫努村的大宅外,自家房子被斷水斷電,不過這可不是門德拉乾的,而是恩迪莉卡的姑姑馬卡茲維乾的。
  馬卡茲維已爭取到“二房”溫妮的支持,挑戰門德拉的族長繼承權。溫妮可是有“黑人母親”美稱,雖然最終與曼德拉以離婚收場,但在南非的社會地位與曼德拉家的勢力不可小覷。
  對於家鬥,恩迪莉卡坦言:“全世界都知道我們不和,硬要說我們團結一心是胡扯。我們其實和任何一個大家庭沒什麼兩樣,只是我們比較慘,所有的細節都被放大在聚光燈下。”
  這場族長爭奪戰,沒有人有把握稱誰更有勝算。
  配角
  “三房”調停不成功反倒“躺槍”
  相比之下,勢單力薄的“三房”——曼德拉最後一任妻子格拉薩的處境令人擔憂,這位堂堂莫桑比克前第一夫人據說在進入曼德拉家後曾試圖調停矛盾,但不僅未能成功還招致更大戒心與排斥。有消息稱她在曼德拉去世後飽受言語欺凌,有人甚至揚言要將她趕出曼德拉家大宅,騰布王朝為此不得不發表聲明強調格拉薩是曼德拉名正言順的遺孀,厲聲譴責對她不敬的“某些人”。
  延伸
  “我從未像其他孩子一樣擁有對父親的溫存記憶,生命中總有些地方,他做得不夠成功”
  《泰晤士報》一篇文章曾如此分析,世人看到了曼德拉數十年的牢獄生活與他為反種族歧視運動不懈的努力,他的家人看到的卻是他數十年來缺席的親情,今時今日,曼德拉家不肖子孫無限度的索取,是否在為曼德拉當年勇敢無私的抉擇中,自己連帶付出的代價而尋求補償?
  馬卡茲維就曾毫不留情地評點曼德拉“為人父親卻一直不在場”。“我從未像其他孩子一樣擁有對父親的溫存記憶——像一起游泳、野餐、露營什麼的,一點兒都沒有。”馬卡茲維說,“我知道他是個偉人,但我也知道,人無完人,生命中總有些地方,他真的做得不夠成功。”
  馬卡茲維還為對當年自己在美國深造之際,出獄的父親前往波士頓看望他與溫妮的女兒澤娜妮,卻沒有到區區百公裡外的阿默斯特去看她一眼而耿耿於懷。
  但在溫妮那裡,他們也有滿腹辛酸的記憶。曼德拉與溫妮的小女兒金德茲僅四個月,做父親的就踏上逃亡路,嬌妻幼女飽受種族警察無休止的滋擾與拘留。
  當曼德拉終於出獄之際,溫妮已經與年齡只有她一半的律師產生婚外情,夫妻於1992年分居,並於四年後正式離婚。然而,溫妮對曼德拉後來迎娶的格拉薩仍充滿敵意,公然譏諷她為“那個姘婦”。
  但曼家子孫們自己或許不會想這麼多。如同恩迪莉卡這樣理直氣壯地認為:“爺爺的名字屬於他的家族,這是我們的財產。”馬卡茲維也想不通:“我怎麼從來沒聽說有人譴責羅斯柴爾德家族(歐洲老牌金融家族)濫用自家的姓名!”
  ■本版編譯:方海
  (“幕後”逢周六齣版)  (原標題:“不肖子孫”成群 曼德拉家鬥不止)
創作者介紹

John Wells

yq96yqmdu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