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兩會大談改革和民生,反映了它們是中國政治當下的主軸。這很平常,但縱覽世界,又有幾分可貴。世界各國政治的主論壇上,能集中探討國家“日常事務”的,除了議會政治已經很成熟的西方發達國家,再就是比較穩定的新興國家,中國是其中之一。
  很多引入西方式議會不久的國家,其實都只學了一個外殼,國家的激烈政治鬥爭遠未平息,因此議會裡爭論的總是“國家道路”這類“根本問題”,反對派要翻盤,也先在議會打響“第一槍”。不僅烏克蘭、泰國這樣,那些動不動就“提前大選”的國家,都有這些問題。
  國家主論壇上越熱衷國家道路之爭,越可能造成反覆折騰的局面,因為到最後道路之爭總是轉化成不同政治集團的利益之爭,甚至變成他們的生死搏鬥。
  英美等國的議會民主經歷了漫長的發展、磨礪,即使它們,也在近些年有極端化傾向,黨派利益主導了議會爭論,各派相互死掐。東亞有的國家和地區議會還不時上演議員動手打群架,有些地方把群架打到大街和廣場上,就形成無窮無盡的動蕩。
  中國兩會同世界廣泛流行的議會在功能設計上就很不同,我們有自己的問題,比如對政府的監督仍不夠有力,民主評議也不到位等等。然而中國兩會的優勢是在共產黨領導的基礎上,橫向吸取了民主黨派、無黨派、社會各團體組織的意見,縱向上也形成有效的反饋機制。中國的民主建設需要在放大優勢、剋服問題上並行前進。
  中國政治如果能夠長時期引導社會解決實際問題,而不是天天折騰權力分配,那麼這個國家就一定會不斷積累進步,對一些深層缺陷形成包圍。中國近代以來全面缺少現代化元素,要補的課太多,政治穩定可以為補課創造相對有利的環境,這也是中國兩會如今有可能把那麼多民生問題和改革主張一股腦端出來的原因。
  只要兩會能帶動全社會一起為民生呼籲,推動它們的執行,或快或慢,中國人民的生活一定是朝前走的。中國的改革說到底也是為了人民過好日子,中國如今雖然問題重重,但我們是目標非常明確的國家。
  我們的祖先為人類進步作出卓越貢獻,但也有幾代人搞砸了,造成了國家的嚴重衰退和落後,給我們留下需要逐漸剋服的負資產。我們抱怨上幾代人沒用,自己捶胸頓足也沒用,我們需要腳踏實地發展,一項項填補中國近代在追趕現代文明方面的欠債。
  世界很多地方都在幻想國家“一夜之間變好”,沒變成就再從頭折騰一遍。中國也曾在上世紀提出過短時間實現“四個現代化”,如今我們變得聰明、務實多了。我們逐漸形成反思、糾錯的社會機制,我們學習外部,也汲取很多國家失敗的教訓。有人說,光是俄國,除了用1917年革命點撥了中國社會外,又在1991年幫助中國蹚了一片致命的雷場。
  或許有人嫌中國的政治不夠刺激和過癮,其實這真的是當代中國人的福氣。在大約一個世紀的時間里,中國人歷盡千辛選擇出了一條國家道路,然後我們開始鞏固政治定力,大興國家全面發展。至少在最近幾十年裡,我們獲得全世界大型社會綜合進步的最高分。
  不要羡慕一些國家政治舞臺上激烈的東西,讓我們和我們的孩子們永遠不要經歷它們,我們只要從中國的政治舞臺上聽到我們能聽得懂並且最關心的東西:霧霾該怎麼治,養老和醫療保險如何完善,教育怎麼公平,以及如何讓官員都真正做到廉潔,等等。▲
(編輯:SN090)
創作者介紹

John Wells

yq96yqmdu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