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報記者 張昱欣
  “如果兩到三年,不翻轉‘黑十字’印象,我就辭職。”2013年4月28日,時任中國紅十字會總會常務副會長的趙白鴿曾發下誓言。一年多後,中國紅十字會總會發佈消息,現年62歲的趙白鴿日前卸任紅會黨組書記、常務副會長,國家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副主任徐科任中國紅十字會黨組書記,並被提名為常務副會長人選。
  官方肯定趙白鴿工作
  在官方發佈的消息中,紅會對趙白鴿的工作還是予以了肯定——三年來,中國紅十字事業取得了豐碩的成果,這與趙白鴿的辛勤努力和扎實工作是離不開的。作為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外事委員會副主任委員,紅十字會與紅新月會國際聯合會副主席,趙白鴿同志將繼續參與國家外事和國際紅十字運動相關工作。
  2011年到2014年的三年中,中國紅十字會多次參與蘆山地震、於田地震、魯甸地震、海南水災等重大自然災害的人道救援,並資助了新疆、西藏、雲南、貴州、甘肅等5省區的留守兒童、貧困兒童和特困大病患兒。給予世界各國自然災害以及局部衝突的支持額度,已達到2.5億元人民幣。在亞太、非洲和中亞地區,廣泛開展人道領域合作,併成功在菲律賓、緬甸、阿富汗等地區實行了對局部衝突、災害所致的人道救援活動。
  與郭美美“糾纏”三年
  與工作成績相比,在趙白鴿任上,一個名字始終和紅會“糾纏”在一起,那就是郭美美——而這似乎更受社會關註。
  2011年6月,“郭美美事件”發生後,紅會屢陷輿論風波,面對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質疑浪潮,同年9月走馬上任的趙白鴿可謂如履薄冰。資料顯示,2013年11月16日下午,趙白鴿在海峽兩岸紅十字博愛論壇期間接受記者採訪時,就紅會因“郭美美事件”陷入信任危機,以及成立僅半年的中國紅十字會社會監督委員會因在重查郭美美事件上的反覆、對自身定位的不清等問題作出回應。趙白鴿稱,中國紅十字會會適應民眾的需求,努力讓群眾滿意;同時在徵集資金、使用資金、公佈資金以及對效果評估等工作都以法律為準則。
  在擔任中國紅十字會總會常務副會長3年期間,為輓救因“郭美美事件”而遭重創的紅會公眾信任度,趙白鴿多次語出驚人。最“生猛”的一次是在2013年4月28日,據報道,趙白鴿曾發誓,“如果兩到三年,還是不能翻轉‘黑十字’印象的話,我自動請求辭職!”
  按照紅會章程,紅會十大將在2014年下半年舉行,紅會新的領導班子也即將履新。就在紅會十大召開前夕,也就是在趙白鴿說出“自動請求辭職”一年多後,62歲的趙白鴿提前去職。
  2011年6月20日,郭美美在網上炫富,併在自己實名認證微博中標註身份為“中國紅十字會商業總經理”。
  當年6月24日,中國紅十字會總會發聲明稱已就此事向公安機關報案。
  2011年9月,趙白鴿臨危受命,在接下來的3年時間,她的每一句話,或多或少都離不開“郭美美”。
  2011年10月“要賺錢的,你就遠離紅十字會”
  郭美美事件爆發4個月後,趙白鴿就任中國紅十字會總會常務副會長。在談及郭美美事件時她說:“要賺錢的,你就遠離紅十字會。”
  2011年11月5日“一個小姑娘敗壞百年曆史紅會”
  趙白鴿在出席搜狐企業家論壇時主動談及郭美美,稱:“一個有著107年曆史的紅十字會,怎麼會在一個小姑娘郭美美的衝擊下產生這麼大的問題?我很震撼,也在深思。特別是最近十年,紅十字會做了大量的工作。我上任後一直在看它的檔案,很感動。但是一個都沒有被證實的網絡事件,卻可以用三天就把你打得稀里嘩啦的。”
  2011年11月“每個人一年收兩塊到五塊錢會費,遵循自願原則”
  趙白鴿說:“在中國,一些學校開展紅十字青少年活動,大概每個人一年收兩塊到五塊錢的會費,而且遵循自願的原則。
  2011年12月“國外紅會問題更嚴重”
  趙白鴿受訪時講述:“前段時間在國際上開會,我以為郭美美事件會成為全場的焦點,我們在幾次座談會中把這個事一說,結果外國人說這是個根本就沒有任何證據的故事啊。他們講,加拿大紅會因為輸血的問題導致將近2萬人感染艾滋病……我說,你們這才是真正的故事!他們都大笑起來。我原來以為中國是多麼的差啊,但我現在發現,紅會的治理問題,是一個全球性的問題。”
  2012年8月回應“捐你妹”:“可能是罵人的意思”
  針對網上很多網民用“捐你妹”三字調侃紅會的現象,趙白鴿在發佈會上表示:“我不懂‘捐你妹’是什麼意思,可能是罵人的意思,所以我不做直接評論。我覺得老百姓的任何情緒,都是我們改進工作的動力,是一個重要的推動力。”
  2012年年末“我有改革的決心和抱負”
  在一次媒體通氣會上,趙白鴿說:“我今年60歲了,來紅會只有16個月,我有改革的決心和抱負,我想推動改革,把紅會變成一個真正代表老百姓,老百姓真正擁護的平臺,維護紅會這個全國上下幾千家機構統一的平臺,希望大家給我們一點時間。”她還說,如果紅會改革成功了,將為中國社會組織改革、工青婦的改革都趟出一條路。
  2013年4月20日回應紅會官腔:“希望給紅會一些時間”
  中國紅十字會總會發微博稱,總會工作組正趕赴雅安災區“考察”。很多網友質疑“考察”一詞太官腔,有些人毫不客氣地直接“拍磚”。次日,趙白鴿回應稱:“首先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希望社會及網友能給紅會一些時間。”
  2013年4月28日“如果兩到三年,不翻轉‘黑十字’印象,我就辭職”
  趙白鴿發誓,“如果兩到三年,還是不能翻轉‘黑十字’印象的話,我自動請求辭職!”如今,距離趙白鴿當時許諾的時間點越來越近,紅會卻依然在負重前行。
  2013年6月16日“紅會轉型在西方國家用了數百年的時間,我們時間太短”
  趙白鴿談及郭美美事件時說:“不必多講郭美美事件,中國紅十字會現在飽受爭議,只不過是人民選擇了最有影響力的一個組織。如果一個組織能引起大家關註,這就是了不起的事情……(紅會)轉型在西方國家用了數百年的時間,在中國社會組織發展這塊時間很短,我們將向這個目標努力。”
  2013年7月“中國紅十字會是目前最規範的社會組織”
  趙白鴿在接受訪談時說:“中國紅十字會是目前最規範的社會組織之一。但依然有些人熱衷於把郭美美這樣一個人變成一個LOGO,或和紅會劃等號,這不理性,也不公平。”
  2014年8月16日“儘管滿屏罵‘滾’ 我們還是充滿感激”
  趙白鴿在中國紅十字會雲南魯甸地震抗震救災捐贈儀式上表示:“儘管滿屏罵‘滾’,但當看到這個數字的時候,我們心裡充滿了感激之情。”
  2014年8月29日“紅十字不等同於慈善 是輓救生命的過程”
  《改善戰地武裝部隊傷者病者境遇之日內瓦公約》締結150周年研討會在北京開幕。趙白鴿出席會議時表示:“很多社會組織僅僅把紅十字組織作為一個慈善機構是不夠全面的,紅十字運動真正的內涵和核心實際上是對人的生命的尊重,是對人的生命的輓救過程。它和慈善比較起來是有根本的或者是程度的不同的。”  (原標題:“臨危受命”的趙白鴿不再執掌紅會)
創作者介紹

John Wells

yq96yqmdu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